其实他也是受害者


admin| 更新时间:2020-06-05 09:48|点击数:未知
声音柔和了许多,欧雅缓缓走到女儿身前,“蓝蓝,你要听话,我们菲尔家族是一个大家族,你外公又是圣盟的领导者之一,我们所做的一切都要为菲尔家族考虑。这次,你外公非常生气,连妈妈也无法进言。比尔家族你是知道的,他们是联盟中最古老的家族,他们的族长,正是现在下议院的副议长,势力遍布整个银河联盟每一个角落。那比尔家族的继承人比你也大不了几岁,不论是才学还是能力上,足以配得上你了。而且,据说他的相貌也很不错,你还有什么可不满意的呢?如果你不想这么急就嫁出去,可以同那比尔家族的继承人多接触一段时间。”蓝蓝抬起头,看着近在咫尺的母亲,“妈,您真是这么想的么?我已经托玛瑞·露阿姨打听过了,那比尔少爷确实很优秀,不过,他的优秀更表现在情场上,他所拥有的情人,恐怕要用运输舰来拉了,标准的一个花心大萝卜,如果我嫁给他,能有什么好结果?我不,我绝不会嫁给他的,既然婚约已经取消了,您就别逼我了。妈,求求您,跟外公说说吧,我宁可修炼本系能力,也不愿意嫁给那样一个人。”欧雅一愣,道:“这是你玛瑞阿姨告诉你的?”她陷入了沉思之中,她和玛瑞·露是好朋友,自然知道玛瑞·露见闻广博,她说的话自然有一定根据,可是,玛瑞·露知道的,自己的父亲身为水审判者自然也知道,可他既然知道,为什么还要将蓝蓝嫁给那比尔少爷呢?心中一阵发冷。欧雅再也想不出劝说女儿的方法,所谓天下父母心。谁不希望自己的儿女能找到一个带给她幸福的终身伴侣。正在这时。房间中的影象传感器发出滴滴的响声,欧雅全身一震,看向蓝蓝道:“是你外公。”蓝蓝并不如何惧怕母亲,但对外公罗丝·菲尔却有着天生的恐惧,一听母亲说到外公二字,赶忙躲到欧雅身后,全身一阵颤抖。欧雅轻叹一声,道:“该面对的总要去面对。蓝蓝别怕,妈妈会帮你说话的。”一边说着,她随手一弹,蓝光闪烁中,影像呈现在大厅中央。罗丝·菲尔严肃的面庞放大出现,他的目光扫向欧雅和蓝蓝,冷声道:”蓝蓝,你这丫头还知道回来,我们菲尔家族的脸面都让你丢尽了。”蓝蓝全身一僵,面对母亲她还敢争辩几句,可是面对外公,她却连开口的勇气都缺乏,欧雅轻叹一声,道:“父亲,您别为难蓝蓝了。事情既然都已经发生了,就无法挽回,何况,那比尔家族的继承者也并不适合蓝蓝啊!我想,您或许也知道他的品行吧。”罗丝·菲尔的脸色微微一变,这么多年以来,欧雅还是第一次顶撞他,看着欧雅眼中坚韧的光芒,罗丝·菲尔沉声道:‘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家族利益出发,你们都是家族中的成员,在必要时刻,就必须为家族牺牲自己的利益。欧雅,蓝蓝这回犯下如此大的错你还护着她么?”欧雅淡淡道:“父亲,我并不是护着蓝蓝,但是,这毕竟涉及到她终身的幸福,她是我的女儿,是您的外孙女,难道您就不为他考虑一下?现在蓝蓝已经回来了,婚约也已经解除,我没有过多的要求,只是希望您能让蓝蓝自己选择自己的爱人吧。”罗丝·菲尔冷哼一声,道:“蓝蓝擅自失身于外人,这在家族中是多么严重的事你应该明白,我已经派人查到了那小子的身份,他叫天痕是吧。而且现在是摩尔那老家伙的弟子,既然他做出了那样的事,我自会找摩尔去要个公道,至于蓝蓝,她既然违反了家规,自然要受到惩罚。”蓝蓝突然从母亲的背后闪了出来,有些懦弱的道:“外公,您不要为难天痕了,其实,其实他也是受害者。”罗丝·菲尔眼中闪过一丝怒气,“你还为他说话么?难道你看上了那小子?一个还不到十级的操纵者。”“不,不是的,外公,我并没有看上他。只是,在这件事上确实是我错了,天痕只是被我利用而已。况且,况且,其实我和他之间并没有发生什么。”这句话是蓝蓝鼓足勇气才说出来的,虽然她从小娇惯,养成了任性的毛病,但在大是大非上她还是拥有足够正义感的。她很清楚,如果自己的外公去对付天痕,恐怕天痕将受到生命的威胁,而这一切都是因自己而起,自己又怎么能再隐瞒真相呢?罗丝·菲尔和欧雅夫人同时一呆,他们怎么也没想到,从蓝蓝口中竟然会蹦出这么句话来,两人的脸色都发生了变化,欧雅夫人拉住蓝蓝的手,急问道:“你说的是真的?你和天痕真的什么都没发生过么?”看到蓝蓝肯定的点头,欧雅不禁一阵失神,“怪不得,怪不得天痕会理直气壮的离开这里,还说并不再欠我们什么,原来事情是这样的,你只是利用他而已。”蓝蓝低着头,道:“当时如果我不利用他,恐怕,恐怕就被你们逼着同那比尔少爷结合了,我承认我错了,可是,可是……”“可是什么?”罗丝·菲尔的声音响起,他原本严厉的语气竟然变得温和了许多,“蓝蓝,你这丫头真是诡计多端,连外公都被你骗了。”蓝蓝抬起头,有些畏惧的看着罗丝·菲尔,“外公,我,我知道错了,蓝蓝还小,我答应您,以后一定认真修炼自己的异能,您就别勉强我嫁了,好么?”罗丝·菲尔微笑道:“只要你没有失身于外人,就不算违反了家族的族规,但是,这次你做的确实很过分。你要时刻记住,你所做的一切都代表着家族的利益。你是我们水系异能者中最具有天赋的,外公还指望着你以后继承我的衣钵,这次的事我可以不同你计较,但是,现在我有两条路给你选择。第一条,你依旧按照当初的婚约嫁给比尔家族的继承者奈落·比尔。你愿意么?”蓝蓝见罗丝·菲尔此时的表情已经不那么严厉了,而且还有另一条路可选,顿时松了口气,有些撒娇道;“不,我才不要嫁给那个花心大萝卜,外公,还有一条是什么,您可不能太为难蓝蓝了。否则,我死也不嫁。”罗丝·菲尔轻叹一声,道:“你也不小了,都已经过了二十一岁,欧雅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已经生了你。女孩子,总要有一个自己的归宿,既然你不愿意嫁给奈落·比尔,那么我将以圣盟审判者的身份召开一个本盟内部较量的比赛,所有年纪在三十五岁以下的人员都可以参与,最后选出最强者成为你的丈夫,不过,由于当初我们与比尔家族的约定,奈落·比尔可能也会参加这次的比赛,你愿意接受这一条么?”蓝蓝有些失望道:“您还是要将我嫁出去啊!外公,我两条都不接受可不可以?”罗丝·菲尔眼中寒光一闪,道:“当然不行,我已经做出了很大的让步,如果你这丫头还不满足,那我就直接让你嫁给奈落·比尔。现在蓝鲸小队有部分成员就在中霆星上,难道你要我派他们抓你到我这里来么?两条路,你必须选择其一,否则,三中三复式组数表图片我就要替你做主了。”蓝蓝求助的看向母亲, 平码计算公式却看到了欧雅无奈的目光, 复式平码计算公式欧雅也知道, 一肖公式计算公式父亲做出了很大的让步,如果再抗争下去只会更为不利。蓝蓝眼珠一转,道:“那好吧,我选择第二条路,不过,我还有一个条件。就是最后获胜者必须要能胜过我才行。外公,您想想,如果我未来的丈夫连我都胜不了,那他有什么资格做我们菲尔家族的女婿呢?我这个要求并不过分啊!”罗丝·菲尔沉思了一会,点了点头,道:“那好吧,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,我会尽快安排,凡是本盟中人,只要年纪合适的都可以参加。欧雅,你做好准备,时间定好后,你亲自带蓝蓝过来。毕竟她是你的女儿,你这个做岳母的也应该多关心一些。”欧雅道:“父亲,前些天中霆城所凝聚的黑暗势力这几天似乎已经消失了,一切又恢复了平静。这次他们进行的很秘密,我们还不知道他们这次聚在一起的目的,还是多小心一些的好。”罗丝·菲尔道:“这件事你用不着担心,本盟一直注意着黑暗势力的动向。你只要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足够了,蓝蓝这丫头鬼得很,你可要看好了她,要是再让她溜掉,我就找你算帐。”光影一闪,罗丝·菲尔的影象消失了。欧雅和蓝蓝同时松了口气,欧雅喃喃道:“这可能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了,你外公比我想象中要好应付一些,这下你也应该满意了。”蓝蓝嘻嘻一笑,道:“终于不用嫁了,太好了,妈妈。”欧雅一愣,道:“你又想反悔么?这次你要是再跑,恐怕……”“不,不,不,我当然不会再跑了。妈妈您想想,我现在是三十五级水系异能的实力,在咱们圣盟中,三十五岁以下的,有几个能达到我这样的实力?几乎没有吧?到最后,不论谁胜出,只要我把他击败,就可以堂而皇之的不用嫁了,连外公也不能再逼迫我。妈妈,我已经决定了,从今天开始,刻苦修炼水系异能,争取在那比赛前突破第三十六级,达到掌控者的实力,那样的话就更有把握了。”欧雅并不像蓝蓝想的这么简单,眉头微皱道:“你外公既然答应了你的条件,恐怕早已经想好了其中关键,银河联盟这么大,天才未必只有你一个。你也要做好失败的准备,到时候可不能再玩什么花样了。”这个女儿实在让她头疼,她不得不事先提醒。蓝蓝此时心情极好,嘻嘻一笑,道:“无所谓啊!如果真的有那样的精英能够胜过我,嫁给他也没什么。不是么?妈妈,走吧,我们开始修炼吧。您要好好指导哦。”看着女儿急切的样子,欧雅心中一阵好笑,从蓝蓝出生到现在,这还是她第一次主动要求修炼。…………天痕轻飘飘的来到白色小楼前,向四周看了看,并没有什么人,将精神散开,小心的进入白楼之内。当他进入白楼的那一刻,精神力瞬间散播到白楼的每一个角落中,他清晰的发现,在这座小楼中只有一个生命的气息,就在上面二楼中的一个房间。从对方的呼吸中,天痕可以清晰的判断出,他的心情很沉稳,似乎在故意等待自己前来似的。正在这时,那异样的感受再次升起,正是从上方而来。不再犹豫,天痕飘身飞起,右手反握着合金匕首,体内三个旋涡高速旋转起来。顺着原始的楼梯没有发出丝毫声息的来到了楼上。精神力锁定住那楼上那气息的主人,对方似乎并没有发现他,始终保持着原来的样子,当天痕小心的来到那房间门口时,公式专区蓝色的身影出现在目光之中,虽然早已经猜到了是谁,但他的心跳还是骤然加快了许多。空旷的房间中,完全在蓝灵袍包裹中的灵魂祭祀盘膝坐在房间最里面,房间地面的正中央,一个黑色的六芒星上留有一滩变成了紫黑色的血迹,感受到他的来临,蓝灵袍的主人缓缓抬起头,两道冰冷的光芒投射到天痕的脸上,光芒瞬间发生了转变,从冰冷变得惊讶了,虚弱的声音响起:“是你,怎么会是你。”天痕深吸口气,平复着内心的激荡,“你好,灵魂祭祀罗迦小姐。我的名字,叫天痕。是你召唤我来这里的吧。我已经来了。”罗迦依旧坐在那里,苦涩的一笑,道:“你好,黑暗世界新的主人,您的追随者罗迦给您见礼了,想必,您已经知道了一切。”天痕心中一动,道:“知道了一切?我不明白你的意思,我知道了什么呢?”罗迦淡然道:“您不是已经看到了黑暗联盟会议上发生的一切了么?您一定猜到了我是谁吧。”一边说着,她缓缓撩起了头上的蓝色斗篷。露出自己那娇俏的容貌,正是当初天痕在运输舰上所遇到的蓝衣少女。她的脸色苍白,没有一丝血色,双眸中却充满了智慧的光芒,微微一笑,看着天痕眼中的惊讶,继续道:“我们灵魂祭祀有着特殊的能力,虽然并没有德库拉家族和黑暗议会那样的攻击力,但是,我们对灵魂的感悟却是最深刻的。那天,在黑暗之中,我感受到了您的注视,也感受到了您的存在和身份。所以,我才会当众起誓,愿意永远追随于您。”天痕倒吸一口凉气,这灵魂祭祀竟然连自己通过全息影像头盔的注视都能发现,幸亏她对自己并没有恶意,要是换了血皇或者黑暗议长,恐怕就算自己肋生双翅也无法逃脱了。缓缓上前,走到罗迦身前,道:“你能认定我就是你要找的人么?而且,你对我并不熟悉,你怎么就能知道,我值得你信任的。”一边说着,天痕没有隐藏自己的身份,摊开右手,露出掌心处那蓝宝石般的生物电脑,“我是圣盟的操纵者啊!”罗迦的目光依旧平静。“您现在是圣盟身份并不重要。重要的是,未来,您必将带领黑暗世界走入一个全新的领域。黑暗议会和德库拉家族有那么多忌讳,又那么多猜疑。但是我们黑暗祭祀却不会。我们是绝对忠诚于老主人的。同时,我们也相信自己的直觉。黑暗与空间的力量将守护着您完成一切,您必将成为新一代的黑暗之王,而我们黑暗祭祀一族也将永远跟随在您的身边,听从您的调遣。”天痕看着罗迦充满信心的目光,她那澄澈的眼眸仿佛能够看穿一切似的。“灵魂祭祀真的可以预知未来么?你会不会太感性了。”罗迦微微一笑,道:“不,我们并不能预知未来,只有在临死前的那一刻才能够看到一些未来的发生的事,我已经宣誓向您效忠了,今后,您就是黑暗祭祀的领导者,我们将协助您完成您所想做的一切。有些事情是命中已经注定的。即使您想要逃避也是不可能的。您不用刻意多想什么,当时机到来之时,您就会明白一切。你只需要记着,您有一群最忠诚的属下。那就是我们黑暗祭祀。”天痕有些烦闷的摇了摇头,道:“先不说这些了。罗迦,那天你是不是受伤了,很严重么?现在德库拉家族的人正在到处找你。”眼中流露出一丝不屑,罗迦道:“那些短视的家伙,就算找到我又能如何,命运是不可能发生改变的。血皇和黑暗议长都是黑暗世界中的强者,虽然我早有准备,但还是伤在了他们手中,至少还要休息一个星期,我才有离去的能力。由于我知道您的存在,所以一边养伤,一边将精神力以灵魂的方式散发,寻找着您的存在,我本来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,但命运却指点您找到了这里。罗迦正式向您宣誓效忠。”说着,他缓缓站起身,再跪倒于天痕身前,缓缓下拜。看着她那如同风雨飘摇般的身体,天痕赶忙上前一步将他扶住,“拜什么,你不要叫我什么领导者,我现在也不配领导你们黑暗祭祀,如果你愿意的话,我们就做朋友吧,彼此直呼对方的名字,这样相处起来不是更轻松一些么。我能感觉的出灵魂祭祀为了黑暗世界付出了多少,也能感觉到你的真诚。不要在意什么身份,今后,我会把你当作妹妹看待,而我也还是你在运输舰上遇到的大哥哥。”一边说着,天痕扶着罗迦坐回她原来的位置,右手一划,开启自己的空间袋,从中取出一支梅丽丝给他的高级营养液递了过去。罗迦眼中多了些什么,她并没有反对天痕的建议,严肃的面庞如同春风解冻般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,接过高级营养液,道:“能认您为兄,是罗迦的福气,天痕大哥,以后我就这样称呼你吧。”天痕微微一笑,看着罗迦将高级营养液喝下去,抬起自己的右手,按上了罗迦的肩膀,宇宙气祥和之力混合着纯净的黑暗异能缓缓输入罗迦体内,罗迦全身微微一颤,天痕的力量对她来说很微弱,但却滋润着她的经脉,再加上高级营养液的补充作用,她的俏脸上顿时多了一分血色。天痕只觉得手上一震,罗珈体内散发出一股弹力,将他的手掌震起。“怎么了?难道我的力量对你没有帮助么?”天痕惊讶的问道。看着这个新认的妹妹,他心中充满了怜惜。罗迦这么小的年纪,就担当起灵魂祭祀的职责,背负在她肩膀上的东西太重了,同自己比起来,她肯定吃了更多的苦,毕竟,这灵魂祭祀绝不是那么好当的。罗迦摇了摇头,道:“不是,天痕大哥的黑暗之力非常纯净,对我的帮助很大,不过,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恐怕,我们将面临一些未知的危机,您必须保留一些力量。危机随时会产生,我们必须有应对的能力才行。”天痕心中一惊,精神力向外蔓延,但他却并没有发现什么,不论是这座白色小楼,还是外面数百米方圆之内,都没有任何异常的气息存在。罗迦微微一笑,道:“大哥不用找了。我们灵魂祭祀不但有着同普通人一样的眼睛,还有着第三只眼。那就是灵魂之眼。我也并没有真正发现什么。只是灵魂之眼告诉我,危机即将降临,那是无法逃避的。既然无法逃避,就让我们坦然承担吧。”天痕微笑道:“在我感觉中,你们灵魂祭祀真的很神秘。你年纪比我还小,难道就已经接替了灵魂祭祀的全部能力么?如果是那样,你应该具有审判者的实力才对,即使是血皇来了,也未必不能抵挡啊!”他这样说是有目的的,毕竟,他还不知道罗迦真正的能力有多强。罗迦眼中流露出一丝悲伤,道:“确实,我应该拥有强大的力量,但却并不是现在,灵魂祭祀的能力岂是那么容易继承的。老师虽然将自己的能力已经传给了我,但能力却还留在灵魂之珠中,到现在为止,我能领悟的还不到一成。如果在没有受伤的情况下,凭借灵魂祭祀的种种特性和老师留给我的法器,我应该能够同掌控这级别的异能者抗衡吧,但是现在,我的力量还不如大哥你。”天痕恍然道:“怪不得血皇和黑暗议长都判断你并没有达到真正的灵魂祭祀能力,看来,他们的判断是正确的。你还需要时间啊!”罗迦颔首道:“不但需要时间,而且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,有些灵魂祭祀,终其一生之力也无法得到灵魂之珠的全部能力。我从小就体质不好,能够得到的真正传承还很难说。当初,老师本来并不打算将灵魂祭祀的位置传给我,只是因为时间的关系,再加上我对黑暗灵魂上的领悟,才在临死前做出了无奈的选择,我不想让老师失望,不论有多困难,我一定都要成为有史以来最强大的灵魂祭祀。”冰冷的声音响起,“恐怕你已经没有那样的机会了。”光影一闪,带着橙色光芒的翅膀出现了,一个高大的身影没有任何预兆的来到了这并不宽阔的房间之中,在他出现前的瞬间天痕的精神力都没有任何发现,但这个人出现,他立刻就辨认出,正是德库拉家族十二大公爵之一。这名吸血鬼公爵眼中闪烁着难以掩饰的兴奋光芒,没有多看罗迦一眼,向天痕微笑道:“您好,黑暗世界新主人天痕阁下。”罗迦预言的危机终于出现了,这已经不是天痕第一次面对死亡的威胁,从当初血皇所下的命令中他知道,对方并不敢真的杀害自己。而此时的血皇已经离开了中霆星,自己被抓回地下城之后,梅丽丝自然会想办法营救的,只是,罗迦却并不能让对方有所顾忌,为了保护自己这位妹妹,他也只有选择战斗。缓缓站起身,将罗迦挡在身后,淡然道:“你好,德库拉家族的大公爵,不知道我该怎么称呼你呢?”那大公爵看上去有几分苍老,表面上似乎是五十多岁的年纪,他嘿嘿一笑,道:“您可以称呼我为奥尔,我是德库拉家族首席大公爵。”天痕心中一惊,奥尔?那不就是死在自己手上那个奥曼的父亲么?最强大的大公爵拥有什么样的实力?恐怕至少也有四十几级的黑暗异能吧。就算自己能够施展出天魔变,也未必是他的对手,罗迦的预感真的很准确,这确实是足以威胁到他们生命的强大存在。压下心中的不安,天痕冷声问道:“奥尔公爵,我实在不明白你是如何找到我们的?中霆星那么大,这座贫民之城本不应该引起你们的注意吧。”一边拖延着时间,天痕开始想办法提聚体内的力量,现在只有天魔变能够与对方一拼了,但是,他越着急,体内的三个旋涡就越不合作,说什么也不肯彼此融合,依旧在各自的领域中旋转着,天痕虽然着急,但脸上却不敢有丝毫显露,心念电转,不断思索着各种办法。召唤梅丽丝么?不行,如果召唤了她来,自己就将失去全部力量,更没有可能用出天魔变了,况且梅丽丝明显不是面前这个奥尔大公爵的对手,她到来,也只能送死而已。天魔变,天魔变,你就快出来吧。天痕为了罗迦而着急,但此时罗迦却显得很平静,从怀中一摸,一个淡蓝色的面具出现在她脸上,面具一出现,罗迦脸上的容貌自然被遮掩其中,连她的身体都显得有些模糊了,静静的坐在天痕背后,等待着。奥尔也并不急,他现在兴奋的很,不论是灵魂祭祀还是黑暗世界预言中的新主人,这两个只要抓到一个都是极大的功劳,更何况还有一件黑暗圣器在。这些功劳,足可以让血皇大人将自己提升为家族的第三位亲王。得意的一笑,道:“天痕新主人,您不用奇怪,其实,我是跟着你才找到这里的。除了那留下的四名大公爵之外,我是向血皇大人请示后秘密留下的,目的就是监督梅丽丝。今天一早,我就看到她鬼鬼祟祟的带你离开了地下尝,于是就暗暗的跟了过来。开始时我还以为你只是那荡妇新找的面首而已,可没想到在这里却能有如此大的收获。”看着奥尔眼中噬血的光芒,天痕心中一阵发冷,他不但知道了自己的身份,同时也知道了梅丽丝同自己有联系,更是连自己的父母也已经见过了,一旦自己被抓回去,父母肯定无法逃脱他们的掌控,到时候,他们以父母的生命来威胁自己,自己又怎么能不就范呢?奥尔见天痕已经不说话了,心中更加得意,微笑道:“两位请跟我一起回地下城吧,等我通知了血皇大人后,他一定很高兴见到你们。”天痕寒声道:“奥尔,你想抓我们走,恐怕没这么容易吧。”一边说着,黑白青三色光芒透体而出,围绕着身体旋转起来。

我们很常从星座这部分去探讨一个人的个和人格特质。

,,香港九龙精选资料图
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香港最准四肖中特选一肖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