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痕轻叹一声


admin| 更新时间:2020-06-04 22:17|点击数:未知
梅丽丝目瞪口呆的看着天痕,作为一名黑暗势力的成员,她根本不明白天痕心中所想,她从来没有想过要回自己灵魂的事。能够支配他人的灵魂,对于黑暗异能者来说绝对是非常有用的。那将会多出一个永不背叛的仆人。可天痕他却说要将灵魂还给自己,她实在不明白天痕为什么要这样做。如果换做天痕再次来到这里之前,梅丽丝一知道这个消息恐怕会立刻兴奋的将方法告诉他。可现在,她却不知道为什么,只能在那里呆呆的站立着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她当然希望能拿回自己的灵魂,但是,她也同样舍不得天痕。如果自己不是他的仆人了,他还会回来么?“梅丽丝,你怎么了?难道你也不知道解除这什么灵魂契约的方法么?那可就难办了。”天痕努力思索着在影像中看到的一切,希望能找到答案。梅丽丝此刻的心情复杂极了,她也不知道该如何选择,半晌,她突然跪倒在天痕面前,用坚定的声音道:“主人,您不用想了,我的灵魂既然已经奉献给您,哪儿还有要回来的道理,我甘心情愿的成为您的仆人。”天痕深深的看着她,道:“那这么说,你是知道拿回灵魂的方法了。难道你不希望得回自由么?告诉我那方法吧。即使不要你的灵魂,只要你愿意,我们也可以成为朋友啊!”梅丽丝凄然一笑,道:“主人,你知道么,其实,当初将灵魂奉献给您之后,我虽然失去了很重要的东西,但我也同时得到了许多。我的灵魂被你禁锢之后,原本堕落的灵魂得到了净化,这一年以来,我的心竟然始终都能保持着清明的状态。这种感觉是我从来都不曾拥有过的。现在,我已经喜欢上了这种感觉,失去灵魂对我来说已经不再是一件痛苦的事。”天痕惊讶的道:“原来还有这样的作用么?可是,你的灵魂在我身上。一旦我出了什么事,对你的影响非常大,甚至会威胁到你的生命啊!”梅丽丝微微一笑,站起身,道:“生命虽然可贵,但我更希望能够清醒,主人您不要再多说了。我是心甘情愿成为您的仆人。当您足够强大的时候,只要让梅丽丝始终跟随在您的身边,我就心满意足了。”作为黑暗掌控者,她并不是没有私心,令她下定决心跟随天痕的一个重要原因,就是先前天痕所展现出的变异之力。梅丽丝现在已经深信,天痕就是黑暗势力新的领导者,能跟随着他,对自己只会有好处。天痕轻叹一声,道:“既然你已经决定了,那暂时就先这样吧,什么时候你想拿回自己的灵魂,就直接告诉我。那奥曼的事你处理好了么?”梅丽丝叹息一声,道:“说起奥曼,恐怕还有些麻烦。虽然我已经将所有的痕迹都抹去了,但恐怕她父亲不会善罢甘休。在我以前所经历过的众多男人中,奥曼算是不错的了。他为我付出了不少,不过,他也非常缠人,是我考虑不周,让您陷入了危险之境。”天痕微微一笑,道:“一切都已经过去了,你还说这些干什么,那奥曼是什么身份,难道他和你们德库拉家族的高层有关系么?”梅丽丝点了点头,道:“他是奥尔大公爵唯一的儿子,奥尔大公爵也就是那斯芬森的老师,他是大公爵中实力最强的一个,力量已经接近亲王的实力了。由于我以前和奥曼的之间的关系,恐怕奥曼这一失踪,他第一个就会想到是我干的,不过,暂时这几天应该还不会有问题。以后的事就以后再说吧,只要他没有证据,也不能将同为大公爵的我怎么样,毕竟,血皇大人对我还是非常宠信的。”天痕苦笑道:“我也不想给你找麻烦,但在当时的那种情况下,我不杀他他就要杀我,而且,他已经见到了我的两种异能,所以……”梅丽丝用冰凉的手掌按上了天痕的唇,微笑道:“主人,您不要多想,不论您怎么做,在梅丽丝的心中都是正确的。哦,对了,您所展现出的紫色力量是什么啊!那简直强的可怕,才一年的时间,难道您有什么新的领悟么?”天痕道:“连我自己也不太明白那是怎么回事,应该是我那两种异能同宇宙气融合之后产生的变异力量,那股力量确实很强,不过,以后我是不会轻易使用的。现在是什么时候了,黑暗议会的人已经来了么?”梅丽丝点了点头,道:“已经来了,再过一会儿,黑暗联盟会议就将开始,原本的全息头盔已经坏了,我给您准备了一个新的,由于人多嘴杂,所以,我还没有重新弄张床过来,只能委屈您在地上休息了。那天,我将您的意思告诉了血皇大人,经过讨论之后,他们已经基本认同了您的观点,不过,昨天黑暗议会的人来之后,黑暗议长竟然主动提出了同样的想法,现在血皇大人似乎又有些动摇了,联盟议会上会发生什么现在谁也说不好,一切只能看当时的情况了。我已经开启了这个房间最强的防御,除了我以外,除非硬闯,一般黑暗异能者是无法进来的。等会议一结束,我会立刻返回这里,主人,您可要多加小心才是。等他们都离开了,我再送您出去。”天痕点了点头,道:“既然黑暗联盟议会就要开始了,那你就赶快去吧。省得让别人起疑心。我在这里不会有事。德库拉家族公爵戒指还给你吧,毕竟这代表着你的身份,以后,我想我也不会经常用到。你那人造皮肤已经破坏了,实在不好意思。我也并不想的。”“没关系,没了就没了吧,前些日子我曾经去过一次家族的研究所,他们似乎又开发出了一种新的人造皮肤,有机会的话,我一定会弄上一套回来的。主人一切小心,我先去了。”说完,梅丽丝凑到他身前,掂起脚尖,在他脸上轻吻一下,这才飞身而去。天痕愣愣的看着梅丽丝离开墙壁,心中暗想,自己有了这个香艳的仆人,真不知道是喜是忧,如果以后百合见到她,会有什么反应呢?无奈的摇了摇头,天痕没有再想下去。即使那样的情形会发生,至少要是三年以后的事情了。他很清楚自己现在最重要的是做什么,定下心神,走到房间原本放床的地方,将重新连接好的新全息头盔带在了头上。眼前陷入了一片漆黑之中,这并不是他第一次用全息影像头盔,当初,在中霆学院中,这也曾经用过。但学院中的显然没有梅丽丝这个功能强大。头盔中的各种传感器瞬间连接到天痕头上,大脑的各个反射区与头盔连接,在精神力的启动下,天痕眼前一亮,一个巨大而漆黑的房间出现在他面前,天痕知道,这应该就是黑暗联盟会议举行的地方了。房间很大,一个三角形的桌子放在整个房间正中央。桌子呈纯黑色,不知道使用什么金属制造,三个桌脚向外延伸出一个直径一米的圆形小桌,桌子后面,各有一张巨大的椅子,三把椅子样子虽然相同,但在椅背上却有着不同的图案。天痕接连转变了几次视角,这才将那些图案完全看清楚,其中,一张椅子上有着血红色的蝙蝠图案,显然是德库拉家族血皇的位置,在它左侧的一张,椅背上则是画着一柄闪烁着紫色光芒的权杖,那权杖画的非常逼真,白色的杖身上雕刻着各种复杂的图案,仔细分辨,能够看出,那是一张张青面獠牙的大嘴,权杖的尾部,镶嵌着一颗暗红色的宝石,在椅背的画面中, 香港直播今天开奖结果散发出一圈红色的光晕。而权杖的顶端, 香港马会内部资料首先呈现出的, 管家婆一肖一码免费大公开是一圈紫色的光芒, 香港内部传真在紫色光芒的包覆下,同样是一颗暗红色的宝石,只不过,这颗宝石却要大的多了,而且,它所呈现的,竟然是一个骷髅头的形态。黑暗权杖,代表的自然是强大的统治力,天痕猜想,这可能是黑暗议会的标记吧。在德库拉家族座椅的另一侧,那张椅子上面的图案比起黑暗权杖来更为怪异,画面上,是一张苍白的面孔,面孔上没有鼻子也没有嘴,只有一双深邃的眼眸,虽然只是图案,但当天痕看上那双眼眸的时候,脑海深处竟然有了刹那间的朦胧,宇宙气绕体一周,才将那奇异的感受驱除出体外。那张面庞周围,散发着淡淡的蓝色光芒,而那双奇异的眼睛中,光芒却似乎在不断的变化着,给人一种无法摸清的感觉。天痕倒吸一口凉气,想必,这应该就是灵魂祭祀的位置了。黑暗世界的三大巨头,果然有着非同凡响的力量,单是这座椅上的图案,已经能带来一种强大的压迫感。调匀体内的三种能力,天痕尽量让自己的心情进入平静状态,等待着。黑暗联盟会议,五年一度,每一次,都由三大黑暗势力中的一方发起,但举行的地点,却要在另外一方。在静静的等待半个小时后,那昏暗的大厅突然渐渐亮了起来,红紫蓝三色光芒分别笼罩在那三张巨大的椅子上,黑暗中,两行人缓缓的走入大厅之中,奇异的是,他们并没有带出丝毫的脚步声,天痕精神一振,他知道,黑暗联盟会议即将开始了。赶忙将全息影像头盔的视角调整到最佳状态,向那两行身影看去。人并不多,左侧的一方,有十五个人,天痕一眼就看到了梅丽丝,她排在十五个人中最后一位,这些,显然就是德库拉家族中最强大的领导者了。走在最前面的三个人令天痕心中大为凛然,那已经不是掌控者的级别可以解释的了。其中两人,身上散发着淡淡的暗金色光芒,在他们黑色的制服胸口部位,分别有着一只金色的蝙蝠图案,两人都是男性,黑色的长发下垂,从外表上看,年纪大约在四十左右,其中,左边那人的额头上有着一道深深的疤痕,看上起极为狰狞。他们的样貌虽然普通,但那沉凝的气势却给人带来强大的压迫力。露在制服外面的手非常奇特,那是如同白玉一般的颜色,仿佛透明了似的,没有一丝血色。亲王,他们就是吸血鬼亲王。两名吸血鬼亲王前面,是一名非常怪异的年轻人,他的容貌极为英俊,黑色短发梳拢的异常整齐,身材高大笔挺,并没有散发出任何气势,但是,他身上有两样令天痕最注意的东西,一样,就是带在左手无名指上的黑色戒指,虽然骤一看去并不起眼,但那黑色的戒指却如同活物一般,气流围绕着他修长的手指不断的转动着。天痕明白,这戒指,恐怕就是那三件黑暗圣器中的黑暗之戒了。而这年轻人另一样足以让任何人胆寒的,就是他的眼睛。他那双充满邪异的眼眸中,散发出的,是红色的光芒。就算容貌再英俊,当眼睛完全是血红色的时候,所产生出的恐惧感就不是普通人可以抗衡的了。他,资料专区正是统治着德库拉家族的族长,也就是所有吸血鬼中的皇者,德库拉十三世——血皇。血皇眼中红色的光芒似乎是向四外散发的,天痕只看了他眼睛一瞬间,立刻就感觉到,他似乎在盯视着自己似的,惟恐被血皇发现自己的精神,赶忙闭上眼睛,强行切断自己的目光,身上刚换好不久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浸湿了。这黑暗世界的强大主宰之一,确实有着非同寻常的力量。至少在表面感觉上,他的实力绝对要强过自己的老师摩尔和那火审判者祝融了。勉强平复下自己激荡的心情,天痕这才再次睁开眼睛,此时,那两行人已经走到了三角桌前,德库拉家族一方,以两位吸血鬼亲王为首,缓缓向后退去,呈扇形围绕在血皇那高大的座椅背后。血皇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,目光向三角桌的另一个角度看去,淡然道:“议长阁下一向可好,请坐吧。”说着,他双手按着身前的圆桌,率先坐了下去,但眼中却射出两道红光,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天痕看到了另一群人。在人数上,三角桌另一个方向的人要少一些,有十个,他们都穿着同样的黑色斗篷,其中九人,此时正站在那巨大的椅子背后,天痕判断的是正确的,那画有权杖图案的,正是代表着黑暗议会。此时,已经坐在椅子上的那人冷然道:“血皇不必客气,黑暗祭祀的代表还没来么?”由于笼罩在黑色斗篷之中,天痕无法看清他的样貌,但是,他的斗篷明显与椅子后面那九个人不同,斗篷上有一圈金边,而且,他的手上,正拿着同椅背上相同的权杖,那暗红色的骷髅杖头散发着淡淡的光泽,看到实物,可比图案上的威慑力要大得多,天痕心中有些奇怪,黑暗议会应该掌握的是黑暗圣剑,可是,这黑暗议会议长的身上似乎并没有带着。在紫色光芒的笼罩中,黑暗议长身上同样没有散发出任何强大气息。血皇淡然道:“他早就来了,不过,是我们进入会议厅更早了一些。议长昨天派菲利普斯议员传达的消息我已经知道了,经过仔细地考虑。我觉得这件事不用急,先看看那位灵魂祭祀的继承者给我们带来了什么再说吧。我想,或许他带来的东西会让我们有所惊讶也说不定。”黑暗议长淡然道:“既然如此,就依血皇兄的意思,如果贵方愿意,我们随时都能够达成合作的协议。毕竟,二分总比三分要好。”天痕心中暗道,这两个家伙明显在勾心斗角,都有想消灭黑暗祭祀那一方的打算,但又都不愿意率先表态,显然有些忌惮黑暗祭祀的报复。正在这时,一个轻微的脚步声响起,黑暗议长和血皇的目光不约而同的向脚步声方向看去,一名同样穿着斗篷的人走了进来。他的斗篷是蓝色的,同黑暗议长一样,遮盖住了身体,使人无法看清他的样貌,此人身材娇小,斗篷下,手中似乎拿着什么东西似的。天痕心中一动,这个人给他带来很熟悉的感觉,仿佛在什么地方见过似的。在他的蓝色斗篷胸口处,有一个黑色的六芒星图案,六芒星正中央,是一个黑色的月亮。散发着淡淡的黑气。天痕注意到血皇的目光中多了一丝惊讶,而黑暗议长的身体也在这个蓝衣人出现的时候微微一震,他们也似乎感觉到了什么,两人缓缓从座位上站起来,直到那人走到代表灵魂祭祀的椅子前,血皇才道:“没想到,阁下已经正式继承了灵魂祭祀的位置,蓝灵袍,象征着灵魂的释放,难道我们的老朋友已经去了么?”蓝衣灵魂祭祀缓缓坐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,沉声道:“血皇大人,我们三方似乎从来就没有成为过朋友。我的老师,确实已经回归黑暗的源头。今日,我代表黑暗祭祀来主持这次黑暗联盟会议,其中一个主要的原因就是要告诉你们,从现在开始,我正式成为黑暗祭祀的领导者。”一边说着,她从蓝灵袍下拿出一个小巧的蓝色皮箱,放在自己面前那圆形的桌子上。听到这个人的声音,再看到她拿出的皮箱,天痕失声惊呼,“竟然是她。”这蓝衣人的声音清脆婉转,再加上皮箱的样子,正是当初他在从运输舰上所遇到的那个少女。天痕万万没有想到,号称黑暗中最神秘的灵魂祭祀竟然会是这么一个女孩子,他的心有些颤抖,一瞬不瞬的注视着全息影像头盔呈现的情景。灵魂祭祀究竟有着什么样的能力呢?他非常好奇,难道这少女已经拥有了相当于血皇和黑暗议长的实力么?血皇和黑暗议长已经重新落座,黑暗议长用他那特有的苍老声音道:“灵魂祭祀阁下,话何必说的那么难听呢?毕竟,我们都属于黑暗。”灵魂祭祀仿佛没有听到议长的话似的,淡淡的道:“我这次前来,除了表明已经接替的身份以外,还带来了老师临终前为黑暗世界所占卜出的未来。我想,你们应该对这个很感兴趣吧。在展示之前,我希望血皇和黑暗议长两位能够给我一个承诺,用你们的灵魂来发誓。”血皇冷哼一声,眼中红芒大放,冷然道:“你凭什么?小丫头,不要以为你继承了灵魂祭祀就有命令我们的权力,德库拉家族从来没有惧怕过什么。你觉得,你在这里能约束我们么?”黑暗议长接口道:“不错,我们都属于黑暗的世界,谁都明白灵魂发誓代表着什么。”灵魂祭祀淡然道:“你们未免太性急了吧,尚未听我说明发誓的内容,又何必如此激动呢?我想,你们应该听我说完才是。”血皇看了黑暗议长一眼,道:“如果你要说的东西是我们无法答应的,我建议你还是不要说出来的好,以免伤了大家的和气。”灵魂祭祀冷笑一声,“和气?这个词汇似乎不应该出现在血皇大人口中吧。从我刚来之时的那一刻起,你就开始派人监视着我。我想,我们之间,根本用不着说那些场面话。老师说的不错,你们都是一帮短视的家伙,只注重眼前的利益。我只能告诉你们,我们黑暗祭祀一族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整个黑暗世界。如果你们想毁灭,我大可现在离去。”说着,她抓起面前的皮箱,就要离开自己的位置。血皇拍案而起,冷声道:“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。说来就来,说走就走么?黑暗祭祀一直以黑暗势力中最强大的一脉自居,我到要看看。”两道血光从眼中电射而出,速度毫不慢于雷射光,眨眼间已经来到了那灵魂祭祀身前。看到血皇动手,天痕下意识的握紧了双拳,不禁为那姑娘担心起来。对于那个羞涩的少女,他还是很有好感的。“哼。”蓝灵袍前,荡漾起如水般的波纹,灵魂祭祀的身体瞬间变得虚幻起来,无数幻影出现在她所处的位置,血皇射出的红光进入那水波的范围后,顿时如同冰雪般消融了。血皇全身一震,双肩微晃,凝视着灵魂祭祀,沉声道:“果然继承了灵魂祭祀的位置,这是黑暗面具。”黑暗议长也站了起来,低声一笑,道:“两位何必伤了和气呢?血皇,就让我们听听这位新的灵魂祭祀要说什么吧。”血皇本也没有立刻动手的意思,他佯做发怒。其实是想试探一下这新灵魂祭祀有几分斤两而已,听到黑暗议长的话,顺势而下,坐回自己的位置道:“灵魂祭祀阁下。我为我先前的卤莽向你道歉,现在,你可以说出发誓的内容了,不过,我和黑暗议长阁下需要考虑。”灵魂祭祀重新将皮箱放回桌子上,缓缓坐下,冷冷地道:“发誓的内容很简单,我要你们以自己的灵魂起誓,向传说中的黑暗继承者效忠。”“什么?”天痕,血皇和黑暗议长同时惊呼出声。天痕万万没想到,这灵魂祭祀竟然会提出如此要求,心头一阵激荡,一时间不禁有些茫然。血皇眼中流露出思索的光芒,黑暗议长道:“灵魂祭祀,你这个要求似乎有些过分了,传说毕竟是传说,虽然黑暗之王曾经留下过话,但是,那继承者一事毕竟是虚无缥缈的东西,其中所存在的变数非常大,这个要求,我们黑暗议会不能答应。”血皇点了点头,道:“不错,我们德库拉家族也不能答应。这牵涉的太广,一旦出现纰漏,会令我们陷入万劫不复之境。”他和黑暗议长都不是愿意被别人控制的人,更不愿意看到黑暗世界诞生一名像当初黑暗之王那样的新强者。灵魂祭祀的声音依旧平淡,“我知道你们不会轻易答应,这样好了,就请你们先看一下老师留下的东西,或许,到时你们的思想会有所转变。”一边说着,她双手缓缓按上桌子上的蓝色皮箱。血皇和黑暗议长的目光集中过去,他们身后的两族强者也将目光落在那箱子上。灵魂祭祀道:“老师本来还可以再多活几年的,但为了黑暗世界的未来,他决定牺牲自己的生命,来看到我们的归宿。而这个归宿,则正是由黑暗之王的继承者来带领我们完成的。他并不是虚无缥缈,而是确实存在的,老师临去之前对我说过,黑暗继承者出现在中霆星。所以,我才会选择这里来进行此次黑暗联盟会议。之所以让你们发誓,是因为我不希望在今后出现任何变数。请你们先看看吧。”说着,他终于掀开了那小巧的蓝色皮箱。众人目光所及,只见那箱子内竟然是一块巴掌大小的蓝色水晶,蓝水晶异常清澈,没有一丝杂质。但这块水晶却给人一种一样的感觉,仿佛,它本身就具有着生命。血皇和黑暗议长都是见多识广的黑暗强者,两人不禁低呼道:“灵魂之石。”灵魂祭祀点了点头,“不错,正是灵魂之石。每一位灵魂祭祀在去世前,黑暗灵力将达到最大化,在那一刻就能看到许多心中所想之事。这快灵魂之石中,储存着老师所留下的东西。”一只白皙的手从蓝灵袍中伸出,光芒一闪,她的中指多了一道细小的口子,一滴鲜血缓缓滑落,轻飘飘的滴在了那蓝色的宝石上。在众人惊讶的注视下,鲜血竟然直接渗入了宝石之中,蓝色的光芒顿时将整个大厅照亮。灵魂祭祀低声吟唱着,“黑暗凝聚灵魂,我以灵魂祭祀之名请求你,开启吧,灵魂之石的神秘。”发散性的蓝色光芒在她低沉的吟唱中缓缓聚拢在一起,形成一个蓝色的菱形光柱,直接投射在三角桌的正上方,灵魂祭祀淡然道:“看吧,那将是我们的未来。机会只有一次,请仔细观看。”光芒闪烁中,周围的一切突然暗了下来,只剩下那投射的蓝色光芒,清晰的影像逐渐出现,那竟然是一颗星球。星球缓慢的旋转着,在星球周围,竟然散发着淡淡的黑色光环,如果不是黑色光环外笼罩的一圈红芒,恐怕谁也无法辨认的出。无数黑点出现了,其中最为醒目的,正是一对红色的翅膀,血皇惊呼一声,他立刻就认出,那正是自己变身后的样子,紧接着,黑暗议长手中的权杖也出现在画面中,最后,出现一蓝一紫两道身影,蓝色的,正是穿着蓝灵袍的灵魂祭祀,而那紫色的身影却在光芒包裹中无法看清,一个低沉而威严的声音响起,“这,就是属于我们的世界。黑暗的世界。”话音一落,所有身影全部消失了,画面瞬间拉远,三颗星球同时出现,这三颗星球都有一个共同点,那就是由黑色的气息所环绕。在三颗星球的正中央,是一颗体积很小的恒星,只比那三颗星球略大一点,散发着耀眼的光芒,三颗黑色星球围绕着它缓缓的旋转着,竟然像一个很小的星系似的。威严的声音再次响起,“堕落,黑暗,自由。那是我们的世界。敌人即将入侵,为了保护我们的家园,黑暗一族必将全力以赴。”

原标题:如果你玩腻了吃鸡和王者荣耀,来感受一下这款风靡全球的FPS大作吧

,,一肖公式计算公式
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香港最准四肖中特选一肖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