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曾经见过一回


admin| 更新时间:2020-06-05 07:18|点击数:未知
“叮——”清脆的声音响起,所有的画面都消失了,原本在皮箱中的灵魂之石,此时已经变成了一堆蓝色的粉末。寂静,整个会议大厅中陷入了一片寂静,连天痕都不禁陷入了沉思之中,这画面代表的是什么意思?黑暗的世界?那三颗星球难道就是黑暗的世界么?可是,在整个银河联盟行政星中并没有这样的星球啊!看画面的意思,似乎是一个人带领着黑暗势力找到了一片属于自己的地盘。可是,画面实在太短暂了,可以理解的方法有很多,谁也无法肯定,那其中代表的究竟是什么。心中一动,天痕想到,难道其中那道紫色的身影就是自己么?由自己将所有黑暗势力带到另一个地方?喜悦瞬间行遍天痕全身,如果真的能做到,自己就当那个黑暗之主又有什么不可呢?可是,最后一句话又代表着什么意思,黑暗势力的敌人,很显然就是圣盟,难道黑暗势力已经退到了外星系中,圣盟还不肯放过么?虽然这个解释是合理的,但天痕却隐隐感觉到,事实并非如此。真正的情况恐怕并没有那么简单。那最后一句话的含义可以有很多种解释。灵魂祭祀率先打破沉默,她的声音中充满了悲伤,缓缓合上那蓝色的皮箱,“你们都看到了,这就是老师为我们留下的一切。老师应该看到了更多,但他为了将力量传承给我,就只留下了这些。老师临死前叮嘱我,不论什么时候,都必须要跟随新的黑暗之主走下去,那才是我们最好的归宿。血皇黑暗议长,如果你们还有什么犹豫,那么,我可以先做给你们看。”说着,斗篷下喷出一股血雾,一团蓝色光芒将血雾所包裹。血雾凝结,形成一个红色的六芒星图案,“在天地间所有黑暗的力量见证下,我,灵魂祭祀罗迦,愿意将自己的一切奉献给黑暗世界新的主人,我的灵魂将永远伴随他,永不背叛,永不离弃,如有违背。我的灵魂将陷入永无止尽的黑暗,因消散而沦陷,永不解脱。灵魂·臣服之血。”蓝色气息围绕着灵魂祭祀罗迦的身体快速旋转起来,她喷出的血雾渐渐凝结成一颗血色红珠,罗迦伸出右手,食指直接点上了那颗血珠,轻喝道:“契。”光影一闪,一切都恢复了正常。罗迦的身体轻微的一晃。似乎她所发出的誓言给身体带来了极大的负荷。血皇看向黑暗议长,两人眼中都流露出骇然的光芒,先前的图像他们也都清晰的看到了,两人心中都在犹豫着。虽然从那图像中能够看出一些端倪,但正如天痕所想的那样,这端倪过于微小了,实在不足以令人完全信服,他们都犹豫着,两人明白,这灵魂臣服的誓言一旦发出,就绝对无法再反悔,等于直接给自己的灵魂施加了一个强力禁锢,一旦违背了誓言,这个禁锢就会立刻爆发,即使实力再强,自己的灵魂也会因为誓言而消散,所承受的痛苦更是强大到任何人无法忍受的程度,即使他们是审判者级别也不例外。这样的誓言,他们又怎么愿意呢?但是,他们心中也同时有着另一个想法,如果自己没有发誓效忠,那新的黑暗主人真正出现时会带来什么?或许,他很有可能会抛弃自己这一方。罗迦的声音中多了一分愤怒,“你们还在犹豫什么,我的老师,用自己的生命换来了这次机会,你们还需要犹豫么?”血皇咳嗽一声,道:“灵魂祭祀,这件事我觉得还是应该从长计议的好,当黑暗世界新主人真正出现的时候,我们再发下誓言也不迟啊!”黑暗议长点了点头,道:“不错,我同意血皇的观点,现在还不适宜宣誓效忠,应该等待更好的机会。我们很感谢老朋友为黑暗世界的付出,但还是等一等再说吧。”他心中比血皇还多了一分顾虑,他怕灵魂祭祀已经找到了那黑暗世界的新主人,如果那新主人被黑暗祭祀一方控制了,只要自己一宣誓效忠,就相当于被控制在黑暗祭祀手中,所以,他说什么也不会轻易发誓的。罗迦笑了,冷笑声震的整个大厅簌簌发抖,“看来,老师他真的太天真了,我早就跟老师说过,你们是绝对不会同意的。但他老人家还抱着一线希望,既然你们不愿意发誓,那我也并不勉强,既然如此,先告辞了。不过,当黑暗契机出现的时候,我希望你们不要后悔。”说着,一把拿起自己那装着蓝水晶粉末的皮箱,转身就要离去。血皇飞快的向黑暗议长递出一个眼色,两人通过眼神的沟通瞬间作出了决定,灵魂祭祀今日的作为太出他们的意料之外,不论那传说是真是假,从这年轻的灵魂祭祀身上,他们都感觉到了危机。为了能在黑暗中生存的更好,他们终于决心行动了。红光一闪,血皇出现在灵魂祭祀前,淡淡的道:“我们三方好不容易才能相聚一次,灵魂祭祀又何必急着离开呢?我们再商量商量吧,或许能找到彼此间的默契。”罗迦虽然年纪不大,但在老灵魂祭祀的教导下明白很多黑暗世界中的潜规则,冷冷一笑,道:“这么说,你们是想把我留下了。”黑暗议长用咳嗽掩饰着自己的尴尬,身体悄无声息的来到了罗迦另一侧,“或者,你交出有光之悲哀称号的黑暗面具和身上的蓝灵袍,我们也可以任由你离去。不过,黑暗祭祀以后要向我们两方臣服,成们黑暗议会和德库拉家族的附庸。”罗迦并没有因为黑暗议长的话而发怒,“我还是小看了你们,一直以来,我都认为你们很卑鄙,确实,在我们黑暗世界中,卑鄙二字是褒义词。不过,我却没想到你们卑鄙到了如此程度。没有丝毫强者的风范,连以大欺小的事都做的出来。你们以为能将我留在这里么?”黑暗议长缓缓抬起了手中的红骷髅权杖,九名黑暗议员缓缓围了上来,而德库拉家族的亲王和公爵们也从另一个方向围拢,强大的气息牢牢的压制了罗迦。蓝灵袍在气机的压迫下,紧紧的贴上了罗迦的身体,显露出她曼妙的曲线。血皇眼中流露出一丝噬血的光芒,“罗迦,你以为今天你还能走得了么?即使是圣盟五大审判者都在这里,也未必能同我们相抗衡。”罗迦冷哼一声,在压力面前丝毫没有屈服的意思,淡然道:“如果你们能同圣盟五大审判者抗衡,也不用像老鼠一样隐藏在地下了。想留住我,恐怕没有那么容易吧,别忘记,在黑暗世界新主人出现之前,灵魂祭祀是黑暗世界中最强大的存在。灵魂·震。”说到最后三个字,声音突然变得异常尖锐。所有围着她的黑暗世界强者们都不由得全身一震,出现了片刻的停滞,罗迦头上的斗篷落下,露出了一个黑色的面具,眼神中充满了不屑,蓝灵袍上的黑色六芒星骤然发出了大股的黑雾,将她的身体完全包裹在内。血皇和黑暗议长展现出高人一等的实力,两人最先反应过来,同时大喝一声,血光和紫色的光芒骤然大放,形成两个巨大的光球,骤然向那黑色的雾气中轰去。黑雾在那庞大的力量作用下消失了。但半空中却留下了一个黑色的六芒星符号,而那灵魂祭祀罗迦,却已经消失不见,没有留下任何痕迹。剩余的力量波动使血皇和黑暗议长被彼此的力量震退几步,其他更弱一些的强者们则已经被余波震出数米之外。血皇脸色大变,那双血红的眼睛中似乎要滴出血来,“坏了,这是黑凝定位,没想到,她居然能够施展这样的能力。看来,她在到这里之前一定早有准备了。”黑暗议长冷然道:“没那么简单,那丫头肯定还没有将灵魂祭祀的能力完全消化,刚才我们虽然没能留住她,但在他发动黑凝定位的时候,必然将她打成了重伤,血皇,这里是你的底盘,该怎么做不用我说了吧。”血皇眉头微皱,扭头向自己身后的人道:“梅丽丝,你对中霆星最熟悉,立刻加派人手, 香港马会内部资料封锁运输站, 管家婆一肖一码免费大公开时刻注意灵魂祭祀的动向, 香港内部传真一旦遇到, 内部特供三中三资料不可轻举妄动,立刻向我回报。”梅丽丝恭敬的答应一声,“是,血皇大人。”转身退了出去。血皇看了两名吸血鬼亲王一眼,道:“你们两个带领其他的大公爵,以及我们手中全部的实力,协助梅丽丝撤查中霆星,一定不能让罗迦跑了。”黑暗议长也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,毕竟灵魂祭祀一向被称为黑暗势力中除黑暗之王外的最强者,丝毫不敢大意,一旦让罗迦返回自己的地盘,以黑暗祭祀的神秘,恐怕自己的黑暗议会和血皇的德库拉家族将永无宁日。想到这里,立刻向自己身后的议员们发出一系列的命令。所有的手下们相继离开了会议大厅,血皇和黑暗议长重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,两人间的气氛都显得有些沉闷,血皇道:“看来,梅丽丝说的是对的,那丫头在来这里之前早就做好了完全准备。议长,今后,我们双方应该彼此多加合作了。”黑暗议长自然明白血皇的意思,点了点头,道:“那是当然,以后,我们都要小心一些,最好能将这灵魂祭祀灭在中霆星上,只要黑暗祭祀一族群龙无首,谅他们也翻不出天去。不过,为了万一着想,我们必须准备一个万全之策,一旦她成功的逃了,我们该怎么做?”血皇想了想,道:“如果真是那样,就没有别的办法,只能暂时将我们的势力转到更隐秘,并全力查找黑暗祭祀真正的巢穴,一有发现,全力灭之,以绝后患,事情既然已经做了出来,自然是不能善了的。”黑暗议长点头道:“也只有这样了,我在这里留三天,协助你们寻找,如果三天后还没有消息,恐怕那丫头已经跑了,其实,在一颗星球上寻找一个人实在太困难了。尤其那丫头身上有黑暗面具,足以将自己的气息掩盖的异常严密,察觉不到她的气息的存在,恐怕……”血皇叹息了一声,道:“议长,您对她展现出的那翻影像有什么看法?”黑暗议长道:“灵魂之石是不会错的,我曾经见过一回,确实是上一任灵魂祭祀留下的影像。我看,那八九成是真的。所以,我们也要给自己留下后手,不是说黑暗世界新主人会出现在中霆星么,那就要麻烦你了,只要找到那个人,我们至少可以将他先软禁起来,至于以后如何处理,就要看事情的发展了。”血皇红色的眼睛中闪过一丝诡异的光芒,“我知道了,一旦有了那个人的消息,我自会通知议长。”黑暗议长心中暗骂,你会通知我?恐怕,只要你一找到那个人,就会立刻藏起来吧。哼,你有你的想法,我有我的打算,咱们走着瞧好了。看到这里,天痕知道这会议大厅中不会再有什么事发生了,长出口气,缓缓将头上的全息头盔拿了下来。脑海中不断浮现出先前那灵魂之石中所呈现出的画面,天痕的心被不断震撼着,难道真有预知未来这种能力么?灵魂祭祀是如此神秘,那道紫色的身影,难道就是未来的自己不成。看过灵魂祭祀留下的影像,他最大的感触就是,领导黑暗势力未必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,如果能像影像中那样找到几颗无人居住的新行政星,将所有黑暗势力集中在一起,不但不是坏事,反而可以造福人类,如果真是那样,自己坐上黑暗世界新主人这个位置又有什么不可以呢?当然,现在他也只是想想而已。血皇和黑暗议长的反应他也都看到了,自然不会天真的以为他们能轻易的向自己臣服,内幕资料想屈服黑暗势力绝不是以德服人那么简单,需要的是绝对强大的力量。不过让天痕心中有些异样的是,那灵魂祭祀罗迦竟然在血皇和黑暗议长面前宣誓向自己效忠,这么看起来,或许自己以后可以利用黑暗祭祀的势力,即使能多了解一些他们的秘密也好。依靠着墙壁盘膝坐好,天痕现在绝不会轻举妄动,外面因为灵魂祭祀的事弄的沸沸扬扬,至少三、五天之内自己绝不可能离开这里,等下去吧,等梅丽丝回来之后,问问她情况再说。天痕暗暗为罗迦祈祷着,希望她不要被血皇和黑暗议长的人抓到。天痕一直在房间中等待着,三天过去了,梅丽丝依旧没有回来。幸好梅丽丝在走之前给天痕留下了一箱高级营养液,否则,他就只有饿肚子了。能力的提升令天痕的心态也发生了一定的变化,同以前相比,现在的他更加沉稳了,遇事不慌,虽然梅丽丝没有回来,但他也并没有着急,在这安静而充满黑暗气息的房间中,他不断的努力修炼着,感受那三个旋涡带给他的力量,同时,也用各种办法试探着,看看如何能将三种能力融合,发挥出那变异的力量。天很觉得那变异两个字不好听,自己给这新的能力起了一个名字,就叫----天魔变。经过这几天的摸索,天痕已经抓到了一些天魔变的头绪,那天魔变可以让自己的实力瞬间提升到另一个境界中,在融合的时候,显然同自己的情绪有关,上一次,正是在绝望之中天魔变才出现的,而且,似乎还需要一根联系三种能量的导火索,只有同时具备这两种情况,天魔变才有可能成功。一次又一次的实验,最后总是失败的结局,不但情绪是很难控制的,就算那导火索也并不是那么好找,想让三种能力合而为一显然是异常艰难的。但天痕却没有放弃,他也不可能放弃,毕竟,天魔变是他现阶段保命的最佳绝招。外面穿了的能量波动将天痕从静修过程中惊醒,睁眼看去,只见墙壁在水波荡漾中显现出一条曼妙的身影,正是梅丽丝回来了。“主人。”梅丽丝的样子显得有些疲惫,几步走到天痕处,坐倒在他身旁。看着她那双美丽大眼睛中的疲惫,天痕心中不禁一阵怜惜,将她搂入怀中,道:“梅丽丝,你这一去就是三天,可曾找到那个灵魂祭祀么?如果真像黑暗议长所说,她受了重创,肯定是无法离开中霆星的。”梅丽丝摇了摇头,苦笑道:“灵魂祭祀在来之前早有准备,中霆星这么大,我们已经发散了全部黑暗势力,也没有丝毫线索,看来是没什么希望了。黑暗议长那帮人已经撤走了,不过,据血皇大人说,黑暗议会很可能留下部分人手在中霆星上寻找主人你,所以,你还是尽快离开中霆星的好。要是被他们发现了,恐怕主人就危险了。不过,我倒真没想到,那灵魂祭祀竟然会向您宣誓效忠,这到是件好事。”天痕道:“那天,灵魂祭祀所发的誓言似乎与你当初将灵魂奉献给我时并不一样,她那誓言真的有效力么?不会是弄出来蒙骗的吧。”梅丽丝摇头道:“不会的。那天灵魂祭祀罗迦所发的,是我们黑暗世界中的灵魂臣服之誓约。而当初我所发誓时,用的是灵魂奉献之誓约。虽然臣服誓约不如我那奉献誓约的约束那么强,但其效力也是绝对不可更改的,一旦发下誓言,必将终身追随应誓者。如果背叛,下场会非常悲惨。主人,您一定要争取尽快同黑暗祭祀一族联系上,有了他们的暗中支持,即使黑暗议会和我们德库拉家族想对付您,也没有那么容易。”天痕苦笑道:“连你们同为黑暗势力的人都不知道黑暗祭祀在什么地方,更别说我这个外人了,一切都看天意吧。对了,那奥曼的死有没有给你带来什么麻烦。”看着天痕眼中的关心,梅丽丝心中升起一丝异样,微笑道:“主人,您可不要忘记,这里可是我的地盘,那奥尔公爵虽然怀疑过我,不过,这几天我一直在寻找灵魂祭祀,都没有回过地下城,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,他也不能把我怎么样。放心吧,我暗中派人去运输站记录中做了手脚,从记录表面上看,奥曼现在已经离开了中霆星,只要奥尔大公爵查到那里,自然不会再怀疑我了。”天痕笑道:“你还真是狡猾,幸亏我们是朋友,否则,我早晚都会被你这个小妖精算计了。”现在的梅丽丝确实同自己刚看到她的时候不同了,虽然仍然充满媚惑,但她的眼眸是清澈的,正如她自己所说,灵魂的奉献令她重新拥有了一颗清澈的心。梅丽丝靠入天痕怀中,道:“主人,看来我们又要分离了,明天一早,我就送您离开地下城,你只要小心一些,别展现出自己的能力,应该不会被我们德库拉家族的手下发现,尽快离开这里吧,如果遇到了危险,您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召唤我,千万不要冒险。”天痕搂着她柔软的娇躯,出奇的,心中并没有那种冲动,反而感觉到一阵温馨。梅丽丝与百合,是完全两个世界中的人,但天痕却发现,自己对于梅丽丝也是不可以轻易割舍的,虽然她自认为仆,但是,在天痕心中,她已经是完全可以信任的朋友。经过三天的严密搜索,依旧没有找到灵魂祭祀,血皇当机立断,留下四名吸血鬼公爵协助梅丽丝继续在这里寻找,他自己则带领着其他人返回了德库拉家族的秘密基地,准备防御来自黑暗祭祀的报复。血皇刚带人离去,梅丽丝就带着天痕悄悄的溜出了地下之城,虽然心中不舍,但为了天痕的安全,她并没有多做纠缠,将他送到安全地方后,自己立刻返回了地下城,以免那留下的几位吸血鬼公爵起疑心。远远的,梅丽丝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视线中,天痕深吸了口气,感受着温暖的阳光和清新的空气,全身清爽,这次的地下城之行可谓是收获颇丰,不但更多的了解了黑暗势力的情况,而且还大大提升了自己的能力,虽然还无法确实的掌握,但以天魔变的能力,至少可以自保有余了。飞行术展开,天痕破空而起,离开好几天了,他怕父母担心,直接朝宁定城飞去。连原本想去的中霆综合学院都放弃了。风驰电掣般的速度将天痕送回了家,一进门,自然免不了被父母埋怨一顿,天痕以自己回中霆综合学院看望老师为名,好不容易才搪塞过去。“妈,我可能不会在家留时间太长了,这次我出去的时候得到了公司的通知。让我尽快赶回去,有一个项目需要我参加。”“什么?这么急就要走么?”麦若惊呼出声,天痕回来一共也没有几天,她又怎么舍得呢。马里也从一旁凑了过来,皱眉道:“小痕,不能再多留几天?”看着父母殷切的眼神,天痕心中暗叹,道:“那我就再留一个星期吧。但一个星期后,我就必须要回去了,爸妈您们不知道现在外面找一份工作有多么困难,我能有这个机会非常不容易,机会有了,自然就要把握住。趁着年轻自然要多努力一番,今后也好让你们过上更好的生活啊!”他所说的虽然都是编的,但最后一句却是真实无比,得到了强大的实力固然是为了自己,但又何尝不是为了父母呢。麦若的眼睛湿润了,拉着天痕的手道:“我们小痕最乖了,不过,不论你做什么工作,都要以安全为重,我们可就你这么一个儿子。”在天痕不断的劝慰下,麦若、马里夫妻终于渐渐平静下来,下午,又是圣女上课的时间了,几天的分离,却经历了那么多,天痕在生死边缘徘徊的时候,深深的思念着那善良和纯洁,一切都过去了,他的心早已经飞到百合身边。天痕陪伴着父母在宁定城的街道上朝贫民窟方向缓慢前行着,突然间,他全身剧震,眼中流露出一丝强烈的惊喜,脑海中,仿佛有一丝能量联系在一起似的,那虽然是飘忽不定的感觉,但却非常真切。这种感觉天痕曾经有过,梅丽丝将灵魂奉献给他后,当两人在一定距离内时就会有这种感觉,那完全是精神上的联系。而现在感受到这个却显然并不属于梅丽丝,并没有与梅丽丝那种血肉相连的深刻,但却依旧能感觉到。天痕心中一动,暗想,难道这就是灵魂之间的感觉么?如果真的是那样,除了梅丽丝之外,同自己有可能产生这种感觉的就只有一个人了。想到这里,天痕向马里和麦若道:“爸妈,你们先去听圣女讲课吧,我有点事情,去去就来。”不等父母回答,天痕急匆匆的跑了出去。看着儿子的背影,麦若无奈的摇了摇头,道:“这小子,现在越来越神秘了,他这有是要去干什么?”马里微笑道:“儿子已经长大了,自然要有他自己的空间,他有分寸的,你就别为他瞎操心了,快点走吧,圣女的课快开始了。”告别父母,天痕将精神力外放,在有些兴奋的心情中,不断感受着那若隐若现的灵魂感触,那灵魂的感觉带动着他向宁定城深处走去,那个并不十分清晰的灵魂仿佛在呼唤他似的,让他不断的向那个方向接近着。前方的景物随着前行不断的转变着,不远处,一座白色的小楼吸引了天痕的注意,小楼只有两层高,在周围的建筑中并不起眼,似乎已经荒废了。楼外的墙角下杂草丛生,看上去已经有些败落。天痕之所以注意到它,正是因为那灵魂的感触最后出现的方位正是这白色的小楼,不知道为什么,将他引到这里后,那种感觉已经消失了。天痕抱着既来之、则安之的心态向小楼走去,同时,提聚着自己的异能,随时准备应变。他心中暗想,会是你在这里么?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中霆城,巍峨耸立的古堡。“妈,我回来了。”低低的声音显得有些颤抖,蓝蓝低着头站在大厅中央,不敢看向母亲。欧雅夫人全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,猛的转过身,眼中寒光电射,“你终于知道回来了么?你可知道,自己这一走给我和你外公带来了多大的麻烦?正是由于你的原因,令我们违背了同比尔家族的诺言。现在婚约已经暂时取消了,你满意了。蓝蓝咬了咬下唇,依旧低着头抗声道:“可是,你们不能让我嫁给一个我不爱的人啊!难道,为了家族的利益就要牺牲我的幸福么?”欧雅夫人全身一僵,听了女儿的话,他不禁想起了当初的自己,当初,自己不也是为了家族的利益,在父亲的命令下与蓝蓝的父亲结合么?不知道为什么,蓝蓝才三岁的时候,自己的丈夫就因病去世了,他的病很怪异,连抢救都没来得及,这么多年以来,自己一直孤身一人。而蓝蓝,似乎也要走上这条路,是啊!自己勉强女儿对么?可是,就算不对又有什么办法,分亲的命令是不可违抗的。

原标题:阴阳师一次性拉条毒伤式神面灵气解读

  本报记者 李乔宇

,,管家婆一肖一码免费大公开
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香港最准四肖中特选一肖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